那是夏日的一个晚上,上夜班的我早早做完了事,闲着无聊在厂里瞎逛,不知不觉来到了医院楼下。

    我抬头看看外科有隐约的灯光,於是我就准备上去找值班的小护士或小医生聊聊天。因为整个医院除值班的都下班了,所以整栋楼漆黑一片。

    我摸索到三楼,来到外科门外,我通过门上的玻璃向昏暗的室内张望。里面没人,我失望的准备离开。忽然,里面传来『咣当』一声!『有人!』我暗想着狐疑的再次向内看去。这次看见在屋内拐角处屏风後面有人影晃动。

    「躲在那里干什麽?」我心里想着手推门,关着了,推不开。我想和里面的人开个玩笑吓她一下,於是拿出身份证插进门缝,轻轻一别,老式『四不拧』锁就被别开了,我蹑手蹑脚溜了进去。昏暗的灯光下我摸到屏风前,透过缝隙我看见,我看见诊疗床上两个美丽在翻滚着,是黄桂萍和射书记!

    看的我目瞪口呆!呆看了一会,我回过神来,「妈的!」暗骂着的我轻手轻脚将两人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抱了起来,沈静在欢愉中的他们浑然不知,我把衣服轻轻抱出了门外,然後将老射的衣服抛在门口,而将黄桂萍的衣服藏到了旁边的一间房内。

    最後,我重回到房里,我将门从里面关好,然後,我打开了灯并迅速走到惊愕的停下的他们俩面前。事情过於仓促,以至於老射还没能来得及从她身上爬下来,我一把按住老射说:「别动!不然我就喊人了!」因为刚才性交的剧烈运动,老射是一身大汗,又由於突然的惊吓,他浑身冰凉。惊吓过度的他颤抖的问:「你是谁?你要干什麽?」「问我?你又在干什麽?如果我大声喊叫,想信会有不少人来看个热闹。只是那样,老射你恐怕就别想再混下去了,官位权利也就烟消云散了!」我继续威胁道。

    「别别别!那你想怎样?」老射急忙答道。「呜…」呆了半晌的黄桂萍突然在他的身下哭泣起来。「哭吧!用劲哭!一会儿来一群人,让大好好看看你这光着身子的小骚货!」我幸灾乐祸的说。「别哭了。你真想把人招来?」老射焦急的对她说。

    听罢,黄桂萍不敢再哭,只是低低的抽泣。老射这时彷佛醒悟过来,一把将我推到一边,蹿了起来,奔到椅前。我在一旁笑嘻嘻的说:「找衣服吗?早被我拿走了!」一听这话,老射傻立在当场。

    「别急,只要你们答应我的条件,我就把衣服给你们,而且这事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不紧不慢地说。

    「那你要什麽条件?」老射抖呵呵地问。「条件嘛,我不会太为难你的!给我二万块封口费,这事就当没发生!怎麽样?」我说。「可我现在没有啊!」老射回答。「当然,我给你时间,一星期之内!不过,为防你以後反悔,你得给我立下字据!」我又道。

    「那…行,你要说话算数!」老射见我只想要钱放下心来。「那你就给我写个认罪书吧!把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给我写下来!」我指着桌上的纸笔对老射说。「别别别!我一定给你钱,就别写了。」深知白纸黑字的历害的老射说。「不行!不写,我马上让你们曝光!」我斩钉截铁地说。

    见没办法过关,老射只得拿起笔准备写。「听我报,你照写!先写认罪书,然後,写上今天的时间,年月日几点都要。再就是地点,以及你,写你的全名,和黄桂萍在这胡搞,就写做爱吧!最後,再签上名和时间。」我得意的命令道。很快,他写完了。我拿来看了看,满意的收起来,然後,又叫过来赤裸着的黄桂萍,让她也依葫芦画瓢写了一份。

    赤裸着的她虽弓腰驼背,canovel.com双手搂在胸前,尽力遮掩自己,可一对大波还是在我眼前直晃悠,看得我眼都发直。「妈的!真不错,奶奶的,老狗能操你,老子为什麽不行,等会非把你操个够!」我心里暗想。

    「我们都写好了,你…你可以把衣服还给我们了吧。」老射的话打断了我的胡思。「还不行。」回过神的我说。「你…你要反悔!」老射一听急了。「不是!是你们还没有写完。我还要你们交待出你们以前还做过多少次,都给我一一写下来。射书记你就在那边床上写,小黄在桌上写,如果你们俩写的不一样,那我就…」我又说。「你究竟想怎麽样?我…我不写!」老射说。「不写?那我就走了,让你俩就光身子待在这里,让你继续操她嘛!你看好不好?」我说罢就做势要走。

    一看今天是过不了关了,老射只得答应我,於是,他们俩就分别交待起来。片刻之後,他们写好了,我拿来一对照,嘿!他们还真老实,连今天一共四次,时间地点写得一清二楚,一模一样。「噢!还挺老实,今天先这样吧!老射你的衣服在门外头,穿好赶紧走,一会别给人看见。记得一星期内把钱给我,否则这些证据就会人人皆知!记住了!」我说。

    听後好蒙大赦的老射心道:「我一定给你,你不要言而无信,钱给你东西就还我。」「放心,我一定和你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我答。老射这才放心的奔到门口,打开门,很快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夜里。看好走去後,我关好门,走回黄桂萍面前。

    「那我的衣服呢?你快还给我吧!求求你了」黄桂萍哀求道。「你嘛!态度不好,你就光在这等天亮吧!」我恐吓道。

    「不要,你是不是要钱,我给你,你放了我吧。」她吓的跪了下来。我走过去坐在椅子上,我说:「你看,老射头都不回的走了,他根本不在乎你,你的事只有靠你自己解决了。」「我要怎麽做?你才放过我。」她哭泣着说。

    「也没什麽,你让那麽多人操过,让我出操操,我操的爽了一切都好说!」我淫邪地说。「你…我…,你说话算话?」稍微犹豫了一下的她问道。

    「当然!你现在趴在桌上,屁股厥高点,腿分开点,我要来干你了。」我说。现在反而平静下来的她走到桌前照我的话趴好了。看着厥在我面前的雪白的粉嫩的屁股,我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服,释放出了早就挺得老高的鸡巴。

    然後,走到她身後,毫不迟疑的从她後面插向她的小屄。我对准她的小屄,牙一咬,腰部一用力,「,加上因为没有调情,所以她的屄内没有滴水,而刚才老射搞的水这一阵子下来也流光或干了,因此此时她的屄洞内很乾涸。

    我的鸡巴在进去时都被磨得有点疼!正因如此,她更是疼痛非常的,疼痛使得她叫起来:「啊!」伴随着她的疼痛,我双手抓紧洁白圆润地丰臀,扭动腰肢干起她来。我的大鸡巴猛插猛捣,毫无温情,每一次抽出,都是抽到屄洞边缘方才推回,而每次插入则是不到子宫口不停。

    速度极快!力量极足!这次她可吃苦头了!随着我的鸡巴的大力进出,勃起的龟头反覆磨擦乾涸的阴道壁,就像小锉子在里面锉着。疼痛使用权得她呻吟声都变了调:「啊啊啊…求求你…我疼死了…求求你了…会被你弄死我的…我求求你了…你要玩让我准备一下…啊…求你不要…啊…」她一面惨兮兮地呻吟,一边扭动躯体想将我的大鸡巴从她的屄洞中弄出来。

    我就是要这个效果,就是要这种近乎强奸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是刺激,也更是让我兴奋,让我干她干的起劲!见她想把我的鸡巴弄出来,我赶紧死死抓紧她的胯,并将鸡巴更加用力的去杵她的屄洞。

    她的阴道非常狭窄,肉棒每次插入时,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鸡巴产生电流般的酥麻,温暖柔嫩的阴道壁肉紧裹住我的鸡巴,这种滋味非亲身体验真是难以想像。她阴道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鸡巴的插入向内凹陷,随着鸡巴的拨出则又被带翻出来,阴唇被一会儿带进一会儿带出,在进进出出之间,她疼痛难忍。一连串的惨呼随之而来:「救命呀!不行啊…求你饶了我吧…不要再干了…我痛死了…求你了…」她的头随着我的抽插摆动着,长发也飞舞着。龟头的伞部刮到乾涸阴道壁,每一次她都发出痛苦的哼声:「啊…」大鸡巴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到她的屄洞深处,疼痛使得她出於本得尽可能地合拢大腿,但这只能却使她更加痛苦。

    好片共享:这样的身材与美乳, 真是可遇不可求! | 宅男处男们的破处经历 | 熟女激战少男 无修正 | 影片由天天A片(daydayav.com)提供

    我抱着她浑圆的大屁股左右摇摆,让鸡吧在她的阴道内不断摩擦,龟头更是反覆磨着她的子宫口。「啊…啊…」她全身颤抖地呻吟着。「太妙了!小屄把我的鸡巴勒得紧紧的,好爽啊!」我充满快感的叫喊着,同时更加狠狠地猛烈抽插着肉棒。然後,我把手伸到前边抓摸着她的阴蒂,她的小腹,她的屄毛。

    「啊…啊…」她尖叫着,身体向前倾斜。「求求你停下吧…啊…好痛…」从镜子里看到她疼得变形的脸,听着她求饶,我的鸡吧越涨越大,越干越快,整个身体都在巨烈地扭动着。边继续干着她的洞,我的右手边用力的搓揉着她的大奶子。这时我已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左手摸着她那洁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突然猛掐她的阴蒂。

    在我尽乎变态的蹂躏中她只能发出阵阵哀求:「不要了…求你饶了我吧…做做好事吧…放过我吧…啊…呜…呜…」我逐渐开始进入了高潮,两手使劲捏住她的乳房,向下用力拉,并用拇指指甲掐着她高高耸起的敏感的乳头,美丽挺拔的乳房在我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形状。

    「不,啊…啊…不要…啊…呜…呜…」她痛苦地大叫起来:「不行啦…不要…我受不了啦…求求你!」可能是以为恐惧的原因,她的洞里一直没有流水,叫声也越来越凄惨,越来越小。

    最後只有摆动头,发出阵阵蒙哼了。粗壮的手掌继续在揉捏着她那丰满的乳房,不时还用指甲去掐挺拔的乳头。

    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她眼泪流了下来:「呜…呜…。「你还有点像处女嘛!」我高兴的大叫,双手捧住她光滑的臀部,有力向里挺进!挺进!再挺进!鸡巴遭遇到了强力的紧缩,我高兴地的吼道:「爽!臭屄,干你还真爽!好好享受我的鸡巴吧!老射肯定是没让你尝过这麽棒的鸡巴!我今天会让你尝到前所未有的鸡巴!」强烈的兴奋让我极其淫荡的用淫秽语言侮辱着她。鸡巴仍在不知疲倦地抽插着,小腹一次又一次撞击着她的美臀,她的头被紧紧顶在镜子上,双手已撑不住,只得用双肘全力撑在镜子上。

    巨疼使得她不停叫喊,很快她用光了力气,连叫喊声都熄灭了,只余下:「呜…呜…呜…」终於,我的高潮来了。

    在杵了她足有二十来分钟後,我的第一次高潮来了!「噢!要射了…」我大叫後,肉棒的抽插速度达到极限,下腹部碰在她的美臀上,发出「啪啪「声。我更疯狂的在她的肉洞里抽插。「呜…呜…」她痛苦的摆头,身体也用尽最後一点力气如蛇一般的扭动。在这时,龟头更膨胀,终於猛然射出精液,我达到了高潮,鸡巴象火山喷发似的在她的阴道内喷射出了一股白浊的精液。

    她在极度痛苦中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我用最後一点力气继续拚命抽插鸡巴,大量精液不断喷射在子宫口。「啊…啊…」她发出哼声。我仍继续抽插肉棒,似乎要把最後一滴精液也注入在其内,我大幅度的前後摇动屁股,左右晃动鸡巴。看着被我干得快要死掉的她,我忍不住兴奋的大笑。

    「呜…呜…」她在不停的落泪。「你的屄太好了…」说完我从她的肉洞拔出己经软下的肉棒,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她趴在桌上,大奶子被身体挤压露出来,屁股还是悬在桌外,屄洞在不断淌出白色的精液,修长而美丽的双腿无力地弯屈着,她的头无力地靠在桌子上,一边喘着气,一边「呜…呜…」地哭着。

    我看着赤裸的她,很快又恢复了。这个女人的屁股真美。只是看就会兴奋!我的眼睛都集中在她优美的屁股上。我伸手抓住她的肉丘。「啊…」她的屁股猛烈的抖了一下。最隐密地方要暴露出来的羞耻和悲哀,使得她非常难过。我把肉丘左右拉开。她拚命摇头扭动躯体,但股沟还是露出来了。

    「呜…呜…」她因强烈羞耻感发出一阵哀鸣。在屁股沟里有微微隆起的花瓣,稍向左右分开。表面因汗湿而有粘粘的感觉,发出鲜明的粉红色泽。在花瓣上方,有菊花般的褐色肛门,花唇左右分开,露出深红色的粘膜,还有通往肚内的洞口。

    好美的後门,我还从没干过後面(跟老婆提过,可她不肯,我也没辙)。於是,我拿起我的裤头堵住她嘴,我可不想把别人招来。接着我把龟头对正她的肛门。「噗吱…」肉棒顶撞着菊花纹。

    「啊…」强烈的疼痛使她不由得惨叫,上半身向上仰起,乳房随之摆动。插入粗大的肉棒实在是太紧了。肛门的洞口扩大,括约肌仍拒绝肉棒入侵。我在腰上用力向前挺。「噢…呜…」从她的嘴里冒出痛苦的呼声。肛门的抵抗激烈,我的龟头还是慢慢的插进去。

    「嘿呀!」我大叫一声,用力猛挺,整个龟头进入肛门内。「噢…」她痛苦的喊叫。龟头进入後,即使括约肌收缩,也无法把龟头推回去。然後,我拿出裤头,我更不想听不见她的叫床噢!她这时候痛苦万分,眼泪花花的往外流。嘴里叫着:「痛呀…痛…痛呀…要裂开啦!!!要死啦…啊……别再进去啦!!…求求你拔出来吧!…要死啦!!!!痛呀…!!」一边喊一边拚命扭屁股,想把鸡吧扭出来。

    「小声点,不然把别人喊来我就不管了!」边把我的肉棒继续向里面推进我边说。听後用力她咬紧了牙根,汗湿的脸皱起眉头。肉棒终於进入到根部。这种兴奋感,和刚插入阴户里的感觉又完全不同。

    「呜呜…呜呜…」她发出呻吟声。「你的屁眼有人搞过吗?」我问道。「没有,没有,求求你不要…你操小屄好不好,我快痛死了。」她哀求我。我的肉棒根部被括约肌夹紧,其深处则宽松多了。

    这并不是空洞,直肠黏膜适度的包紧肉棒。直肠黏腹的表面比较坚硬,和阴道黏膜的柔软感不同。抽插肉棒时,产生从眼睛冒出金星般的快感。不顾她哀求我开始抽插。「啊…啊…」她痛苦的哼着,身体前倾,乳房碰到桌上而变形。我的抽插运动逐渐变激烈。

    「噗吱…噗吱…」开始出现肉棒和直肠黏膜摩擦的声音。强烈的疼痛,使她的脸扭曲。肉棒结结实实的在直肠里出没。龟头发出」噗吱叹吱」的声音,进入到直肠内。直肠如火烧般的疼痛。「呜呜…啊啊啊…」她的呼吸断断续续,有大颗粒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啊…呜…」她不断的呻吟。

    粗大的烧红的铁棒插入肛门里,非常痛,彷佛有火在烧肛门。「啊…」她发出昏迷的叫声。「啊…」她发出惨叫声。我的肉棒还是继续做活塞运动。不久,开始猛烈冲刺。大概是前面射过的原因,这一炮我足足干了一个小时,头发都被汗水湿透。随着尾椎骨传来的一阵阵酥麻,我加快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终於,我的眼前一黑,火热的龟头再次在她的大肠内喷出了精液。

    休息过後,我起来穿好衣服,出门拿来她的衣服,扔给她,「快穿好,车子快开了,不然就赶不上车了。」她闻听此言,忍痛挣紮起来开始穿衣服。「我的…我的内衣呢?」没找到三角裤和胸罩的她问我。

    「留给我做个记念嘛!」我笑着说。她听後没再说话,默默穿好衣服和我一起出门上了车。在车上我把她拿到最後一排坐下,因车里人不多,周围都空着,我的手就不老实起来,左手伸进她的裙内,扣挖起她的屄洞来,右手也插进衣内搓揉起她的豪乳来。

    「别别!会给人看见的!」她推挡着低声说。「没事!没人看见!刚才时间紧我都没爽够!你要不让我手爽爽,那我就要…」我低声威胁道。听後她只得让我为所欲为。就这样,半小的车程中我一直肆意的摸着她,还让她帮我手淫,最後喷射出的精液弄得她一手都是。

    第二天,上班时,我把她叫到我的单人办公室,我又干了她足足三个小时,玩了她一回屁眼,壹回口交加乳交,两回小屄。最爽的是最後一次,她双手撑在桌上,我从背後干她,我一会插小屄,一会插屁眼,插得她浪叫不止,淫水直流。也就从这天起,她成了我的性奴隶,一个我随时想干就可以干的性奴隶。

    当然。钱我也没少拿,证据嘛!当然没还!不然,黄桂萍我怎能这样肆意的操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