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被阿勇和他的朋友轮奸过後,非常怀念那种被轮的感觉,希望很快就可以再被轮奸,所以她就拿起电话打给阿勇︰“阿勇,我是可可,你在干什麽?”

    “我……在工作,不然可以干什麽?”

    “当然是干我啦!”

    “前天才刚刚干过,那麽快就想再被干?”

    “是呀!可以的话,每天都想被干。”

    “可可,你真的很淫,叫淫娃是没有错的。”

    “那什麽时候可以再被轮奸?”

    “最近没什麽时间,我和我的朋友都在工作,而且也有点忙。”

    “那我怎麽办?嗯……嗯……我很想要……嗯……”可可一边在抚摸自己的阴核,一边跟阿勇在通电话。

    “好啦,你不要再引我,等我想一下。”

    “嗯……嗯……快点……我要呀……嗯……”

    “有了!有两位国外的朋友这几天有空,有没有问题?”

    “当然没有啦!什麽时候?”

    “我先跟你说,这两位国外的朋友,尺寸很大的,到时……”

    “越大我越爱!不用说了,就明天吧!”

    “先让我跟他们通一下电话,等下再告诉你。”

    电话挂掉後,可可拿着震蛋刺激着阴核,而在脑中就开始幻想着被一条又粗又大的阳具干的情形。

    可可快要高潮时,电话再次响起,可可喘着气接听着︰“嗯……喂……”

    “可可,阿勇呀!”

    “嗯……是否已经约到?嗯……”

    “是呀!明天晚上十点来到K 酒吧,有没有问题?”

    “可以被轮奸,当然没有问题. ”说完,可可将电话放下,继续自慰着,而在电话另一边的阿勇就听着可可的淫声来打手枪。

    第二天晚上,可可穿着一件白色的低胸小背心,内里真空,隐约可以看到乳头. 而下身则穿上一条黑色蕾丝丁字裤,外面再穿上一条红色超短迷你裙。可可在家里照了一下镜子,感觉非常性感,蹲下身,马上可以看到阴毛从丁字裤边缘露了出来。就这样,可可独自坐计程车去K 酒吧。

    来到酒吧已经快十点,可可看到阿勇站在门口跟两名外国男子正在聊天。可可没有看错,此两名都是黑人,可可真的没有想到可以被黑人干,在A 片里常常看到黑人那巨大的阳具,只是想已经非常兴奋,淫水沿着大腿流到地上。

    阿勇看到可可,便举起手示意可可过来,并对可可说︰“可可,他们是我的国外朋友,分别是Alex和Jacky.”他们打过招呼後阿勇继续说︰“我还有点事情,要先离去,你们今天晚上玩得开心点. ”说完阿勇就离开了,而可可就跟着Alex和Jacky 进入了K 酒吧。

    先说明一下Alex,个子非常高,鼻大大而且满身肌肉;而Jacky 相对就有点矮,而且走路时一拐一拐的。

    来到酒吧,他们进入了一间厢房,厢房内有电视机、舞池、独立洗手间和长长的一张沙发. 可可和Alex坐在沙发上点了酒和小食,而Jacky 就说有朋友在外面,他要出去一下。

    Alex的话话题非常直接︰“可可……”

    “是。”

    “听阿勇说,你是淫娃,真的吗?”

    “是呀!我每天都要被干过才可以。”

    “还有,阿勇说你最爱被轮奸。”

    “是的,被轮奸的感觉很爽,而且我爱被大力地干。”

    “那今晚就要试一下咭!”Alex说完脱下可可的小丁,将中指插入可可的阴道,指头在阴道内乱抠,淫水沿着Alex的手掌流到沙发上。而可可也不客气,手不停地在他的大腿上抚摸。

    感觉到在Alex的裤管内有一条半软半硬的东西,可可一下一下的搓着,不停地思索会是什麽来,终於忍不住问道︰“Alex,这是什麽来的?”

    “你打开来看就知道了。”

    可可用口将Alex的裤炼抽下,手伸进去探索裤管内的东西。她沿着大腿一路摸,软中带硬,硬中带软,可可已经知道那根是阳具,但还不知道有多长. 最後可可将整根阳具从裤管内拿出来,看了一眼,可可从未见过那麽大的阳具,足足有可可的手臂一半那麽长,算一下起码有八累。

    可可看到如此大之阳具,已经忍不住将口张开把它含到嘴里去,由於实在太大了,所以可可只能将三分之一的阳具含进嘴里.

    Alex的指头继续在阴道内抠弄着,抠弄了一会,Alex就将可可整个人抱起,下体对着自己勃起的阳具套下去,“呀……”可可发出痛楚的叫声。

    由於阳具对可可来说是有点大,可可感觉到阴唇有被撕裂的感觉,只有痛楚并没有其它感觉. 可可马上跳起来,并用手去搓揉着自己的阴唇和阴核,由於酒吧实在太黑,什麽也看不清,可可就来到洗手间在灯光下看清楚下体的情况.

    可可将阴唇翻开,看到阴道非常红润和很湿,插了一根指头到阴道内也没有感觉到痛楚,可可心想,应该没事吧!

    正当可可将洗手间的门打开时,Alex就冲了进来,把门关上,抱起可可并将她放在马桶上,将已经勃起而且非常坚硬的阳具捅入可可的阴道内。可可再次感觉到痛楚并且大叫︰“Alex……不要……停……”但Alex并没有理会可可的感受,只是不停地疯狂抽插着,可可看到自己的阴唇被干得翻来覆去。

    突然一股电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Alex的阳具也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硬,Alex的双腿震颤着,浓浓的精液射进可可的阴道内。

    射精後可可和Alex将身上的衣服整理好就回到厢房去,从洗手间出来看到Jacky,他说有事要先回酒店,并问Alex要不要一起回去。Alex看了可可一眼,有点不舍得,但最後还是跟Jacky 先行离去,可可感觉到有点失落。

    这时阴道内的精液慢慢流出来,可可伸出中指去摸了一下,将沾有精液的指头放在嘴唇上,舌头伸了出来,舔了手指一下。舔完後可可马上跑了出去,追着Jacky 和Alex出了酒吧。

    回到酒店,Alex叫可可先洗澡,可可就在他们面前脱光所有衣服,扭了一下屁股就往浴室里走去。可可真的很淫荡。

    洗完澡後出来,可可发觉房间内完全黑暗,只有床头的灯亮着,可可有点担心,不知道等一下会发生什麽事。她沿着墙壁慢慢来到床边,双手按在床褥上,感觉到有一支很硬的棒状物,由於刚刚在酒吧的洗手间已经被Alex干过,所以可可在想,应该是Alex的阳具吧!

    但可可再摸下去觉得又不太像,因为Alex的阳具没有那麽粗和长. 可可继续往上摸,在暗淡的灯光下看到Jacky 躺在床上。

    “Jacky ,那是什麽东西?”

    “什麽?”

    可可握着棒状物用力扭了一下,“呀!那是我的阳具。”Jacky 马上叫了起来。

    “你的阳具?”

    此时酒店房间的灯全亮起来,可可被如此巨大的阳具吓了一跳,发呆的看着阳具,什麽话都没有说出来。

    可可将手臂放到阳具旁比了一下,阳具跟她的手臂一样粗,她估算一下,应该有十诰长、三粗。可可吐了点口水在双手上,轻轻地套弄着Jacky 的阳具,阳具已经完全勃起。

    可可趴在床上,双手扶着阳具把口张开到最大,希望能将巨大的阳具含入嘴里. 事实上可可只能将龟头含到嘴里去,可可想再含多点就已经被巨物塞满她的口腔,而且也顶到喉咙,可可终於明白为什麽Jacky 走路时会一拐一拐了。

    可可一边吸啜着龟头,一边扭弄着屁股,Alex看到翘起的屁股而且阴唇上闪闪发亮,他就扶着阳具插阴道里去。就在插进去的同时,可可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呀……等……等等……Alex……”

    Alex没有理会可可的说话,只顾将阳具往里面捅。不一会半根阳具已经插在可可体内,Alex每一下都捅都最里面,好像要将可可的子宫捅爆似的。

    Alex一边抽插着,一边拉起可可的头发,当可可的口要离开Jacky 的阳具时,Jacky 的腰便住上一挺,龟头又再次塞在可可的嘴里.Alex 不单止抽插着,还不停用力拍打可可的臀部,越拍越大力,可可就越来越兴奋.

    可可的身体开始不停抽搐着,Alex知道可可已经高潮後就将阳具拔出,扶着阳具不停地拍打着可可的屁股。拍打完後Alex坐在另一张单人床上,手在套弄着自己的阳具,一边欣赏Jacky 如何干可可这一位淫娃。

    Jacky 将可可扶起并反过身来,可可平躺在床上,Jacky 吻着可可的小嘴,而巨大的阳具就在可可的阴唇外不停地摩擦。可可虽然什麽也看不到,但就感觉到下体被一支非常粗大的硬物在磨,而且快要进入自己的体内。

    可可看一下在另外一张床的Alex,他不停用手套弄着自己的阳具,突然他弯下腰,张开口把自己的阳具含到嘴里去,而且还可以含到一半。

    此时突如其来的痛苦从下体传来,可可大叫出声。原来是Jacky 用力一挺,整个龟头已经进入可可的体内,因此可可感觉到非常痛苦。此时Jacky 也没有再继续深入,把阳具停留在阴道内,使可可慢慢习惯他的阳具之巨大,但可可有被撕裂的感觉,整个阴道好像快要爆炸似的,而Jacky 就伸出舌头去舔弄可可的乳头.

    一会後,Jacky 继续将巨物深入阴道内,可可双手拍着Jacky 的手臂并说︰“停……Jacky 停呀……很痛……”

    “真的吗?”

    “真的很痛!”

    Jacky 听後快速地将巨物从阴道内拔出来,可以看到可可的阴道已经被撑得开开的,能看见肉洞尽头粉红色的子宫颈.

    Jacky 以为可可刚刚因为不够湿润才这麽痛,所以就吐了一口口水在自己的阳具上,搓弄了两下又再次往可可的阴道内进发. 由於阴道已经被撑开来,所以这次比刚刚容易进入,抽动几下已经有三分之一阳具插入阴边内。

    痛楚的感觉已经麻了,除之而来的是非常充实的感觉,整个阴道被巨物塞得非常饱满,一点空间都没有,在外面看下去,整个阴户都胀起来。

    Jacky 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而且他的双手用力地搓揉可可的乳房。不一会可可便来了第一次高潮,“呀……呀……不要停……”可可的身体开始不停抽搐着,Jacky 继续用力地抽插,感觉到阴道不停地收缩.

    Jacky 跪在床上,双手握着可可的腰,不停地抽弄着,使得巨物和阴道的磨擦更强烈。一浪又一浪的高潮袭来,可可双手不停地乱抓,也不停地乱叫︰“呀.……呀呀……大力点……我要……呀……呀……呀……很舒服……呀……”

    Jacky 将腰一挺,龟头已经将可可的子宫颈撑开,浓浓的精液射进可可的子宫内。Jacky 射精过後巨物并没有软下来,还是塞在阴道内。

    这时Alex走到床上,抓住可可的脚住上推,而Jacky 也往前蹲,使得可可的屁眼露了出来,Alex就将阳具捅进可可的屁眼里,然後Alex和Jacky 同时进行抽插。

    可可从未感觉到如此之胀痛,刚刚被插入的一下,肛门真的很痛,但在他们不停抽插之下,快感开始从前後一起传来,可可享受到从未有过之高潮,阴道和肛门不停地收缩,高潮一浪接一浪。

    Alex和Jacky 已经连续干了可可超过一小时,可可已经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在有意识的情况下,最少也有五十次。现在的可可已经浑身无力瘫软在床上任由他们怎样就怎样,当他们有射精的冲动时,可可已经晕了过去。

    Alex和Jacky 分别将精液射在可可的脸和乳房上,再用手将精液弄遍全身,然後Alex拿起手机,拍了一张全身都是精液的可可裸照後就离开了酒店。

    第二天醒来,可可感觉下体非常疼痛,她对着镜子照了一下,真的被吓到,两片阴唇肿了起来,好像两根香肠一样,而阴道口也被撑得开开的,可可怎样用力收缩都可以看到一个洞,而且每收缩一下都感觉很痛。另外肛门也一样感觉非常痛,而且还有一点血丝从肛门流到大腿上,肛门也被干到翻了出来,好像脱肛似的。

    昨天晚上虽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和兴奋,但付出的代价真的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