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屠户是小镇上有名的屠夫,四十出头。体格健壮,尤其是性能力方面超强。他的婆娘就是受不了他几乎每天都需要而与他离了婚。离婚後的胡屠户生意不是很好,肉卖得也差劲了许多。於是,站在市场上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发呆。「老胡,没去长小姐解决一下呀?」隔壁卖菜的老张伸着头与他开着玩笑。

    「呸,那些小姐,陪不了老子!」胡屠户咬着牙骂道。上次他实在受不了没有女人的寂寞,於是到歌吧选了一位长得风骚的小姐,他把小姐领到家里,刚进家门就像老虎一样把那个小姐脱了个精光,扶着自己那引以为豪的大肉棒对着小姐的骚肉洞就插了进去,然後没命地抽送起来。换了好几个姿式在那个小姐阵阵求饶下仍继续战斗。直到那个小姐求他快些射精哪怕不要钱也可以才罢手,但老胡还是没有过瘾。

    从那次以後,老胡下决心再也不去找什麽小姐了,今天,他在心里算了一算又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了。他妈的女人,真想找个漂亮女人好好打一炮呀!老胡心里想着。

    突然,他的视线被前面吸引住了,那是一个女人,一个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只见她大约三十出头的年纪,一头黑黑的长发披在身後,身上着一件又紧又窄的高级白色套裙,双乳高耸,裙摆仅将浑圆的屁股盖住,露出的两条丰满白晰的大腿,脚上的高跟鞋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更加显得後面浑圆丰满的屁股惹人眼目,从她身边走过的男人都禁不住回头多看几眼,胡屠户不知不觉地跟了上去,离那个少妇有两三步远。这时,那少妇蹲下身来,屁股正好对着胡屠户,胡屠户可以清晰地看见那浑园丰满的屁股中间那条细缝,一条白白的三角内裤紧紧地包裹着那丰满的屁股,胡屠户甚至可以想像到那条细缝一定会很娇嫩会是粉红色的,如果再流淌出淫水那会是什麽景象呢?胡屠户可以感觉到自已浑身发热,尤其是下体的肉棍在悄悄澎涨,真想从这个骚娘们的屁股後面插进去!这个骚女人一定会快活地扭动。。。。。。

    正想着,那位少妇已经站了起来,一回头发现了胡屠户那色迷迷的眼光正盯着自己,於是狠狠地瞪了胡屠户一眼,然後转身快步向前走去。

    胡屠户心里来气,「他妈的,还瞧不起我,老子今天非得要尝尝你这块肥肉不可!」於是,也悄悄地跟了上去。

    文艳在老公出差以後,很少独自一人出来,今天看到天气很好,canovel.com自己一个人来到市场可也没什麽好选购的,於是想一想还是回家吧。她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区,家住在三楼,楼上的林大妈是个热心人,老公走了大约有一个多月了吧,林大妈天天碰到都会热心地问老公什麽时候回来?老公是个精细的男人,怕文丽丢三忘四於是把家里的一把备用钥匙放在了林大妈家里,可碰巧那天只有林大爷一人在家,林大妈从来没有见过文艳的老公。想着已来到了自己家门口,打开门走进客厅,「这死热的天气,冲个凉吧」想到这,文艳已将自己脱了个一干二净,随手将衣服扔到沙发上,钻进了浴室中。

    胡屠户一直跟着那个妖艳少妇走到三楼,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进了家门,可自己却关在了外面。正在着急间,楼上一位大妈走下楼来,「你是做什麽的?」大妈警惕地看着他问到。「我,我是这家的亲属,她家人什麽时候回来?」

    胡屠户忙说道。「亲属?你说说你是他家什麽亲属呀?」「我是这家女主人的表哥,刚从外地来看她」「那你说一说你表妹长得什麽样子?」老太太仍一脸警惕,「我表妹很漂亮,有这麽高的个子,一双大眼睛,喜欢白色的衣服」「啊,你说的还真对,那你跟我来吧,我家有她家一把钥匙,你表妹今天一早就出去了,一会可能就回来了,你先进屋里等着吧」「好好好,太谢谢你老了」胡屠户这个乐呀,忙上楼接过钥匙,轻轻打开门,悄手悄脚地钻进了屋里。

    他走进客厅,只见屋里装修高档,沙发上乱丢着那件白色的裙子,刚走两步又踩到东西,低头一看,却是女人的内裤,他捡起来还是一条高档的真丝内裤,这个骚女人,今天老子让你好好尝尝我的大肉棒吧,想到这,他把全身的衣服脱光将衣服悄悄到放到沙发下面,这时,从浴室传来脚步声「不好,她出来了」胡屠户忙躲到了窗帘後面。

    文艳洗完澡,才感觉凉快些,一丝不挂地从浴室里走出来,她边走边用手梳理着秀发,一侧身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随手将一张VCD碟片放入碟机中,打开电视机,大屏幕彩电上立刻出现了一对男女光着身子的画面。这是老公前一段时间从外地出差带回来的,两个人边看边做爱,老公说这样可以增加刺激,真的,那次老公的肉棍又粗又长直插得她死去活来的。想到这里,文艳的手不由伸向了自己的下体,不停地揉着。这一切都被一边的胡屠户看在了眼里,从这个少妇从浴室里走出来,胡屠户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太性感的娘们了!胡屠户感觉到自己的阴茎正在变得坚硬起来,现在电视出现了一个体格非常健壮的黑人正在撕扯一个白人女子的衣服,那个女人一直在拚命抵抗,但黑人还是将她的衣服扒了个精光。马上那个强壮的黑人低下头来在白人少妇的阴部吸吮着,慢慢地那个少妇停止了反抗,而发出了低微的呻吟。那个黑人将阴户分开电视上出现了特定的女人阴户镜头可以看到那粉红色的阴户正慢慢在流出淫水……

    文艳看着,自已的玉手已将下体揉摸得淫水泛滥,两条雪白的大腿不断地扭动着,真渴望有一条男人的肉棒插进自己的阴道内。「老公呀,你怎麽还不回来呀,我都受不了了」她低声哼着。这时,电视上的黑人已将自己那又粗又长的阴茎插进了身下女人的肉洞,女人兴奋地呻吟着,文艳的双手也快速地抽送着,一阵阵快感涌来,她幸福地将眼晴闭上,脑海里在想像着老公那粗硬的肉棒与自己激烈做爱时的情景。

    胡屠户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快要爆炸了,龟头的前端已流出了液体,「不行,老子要上上这个小娘们了」想到这,他慢慢地站起身,悄悄地来到了文艳的身边。这个美丽性感的少妇现在正一丝不挂地呈现在他的面前,只见她由於性快感而出现的红晕还挂在脸上,使本来那漂亮的脸蛋更加妖艳迷人,高耸的乳峰,雪白光洁的大腿大字型地分开着,双腿中间那迷人的阴户早已淫水横流,粉红色的肉洞说明这个女人的性经验还很少,看来和男人做爱的次数也不是很多呀,胡屠户想到这不由咽了一口口水,由於大量的淫水使阴部一片光亮,几条又细又短的阴毛粘在周围,显得阴户更加的美丽妖艳「宝贝,还是我让你快乐吧!」说着,胡屠户一把将文艳的双手按住。

    「啊,谁?」文艳猛地从快乐的天堂摔落到地面,她猛地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浑身裸露长满肌肉块的壮汉,她刚要挣紮但双手早已被面前这个丑陋的男人用衣服迅速地捆绑出。她的身体不断扭动着,想要脱身看来已是不可能了,她发出哭腔地说「不要伤害我,我可以给你钱」「钱,不我不需要钱」这个男人歪着嘴巴说道,然後他用手扶着自己那粗大的肉棒说道「我现在需要给我的老朋友找个肉洞快乐一下,怎麽宝贝不认识我了吗?」

    文艳仔细地盯着他想起来了,刚才在市场的时候这个男人盯着自己的眼神彷佛要将她吞了一样色迷迷的。想到这她彻底绝望了看来这个流氓一直尾随着自己,她仍然哀求着「大哥,不要强奸我,我可以给你钱的」「哈哈哈,你看你的阴户骚水流出了这麽多,早就想要男人了,况且我的本钱不会令你失望的」说着男人晃晃自己那早已一竖冲天的大阴茎,看到这麽一条老公以外的男人的阴茎,文艳确实吓了一跳,只见这支阴茎足有二十多公分,且青筋暴露,龟头足有鸡蛋那麽大。「不要担心,宝贝,我会慢慢操你的」彷佛看出文艳的恐慌,胡屠户流着口水说道。

    「怎麽样,宝贝,你准备好了吗,我可要插了」说着,面前的男人将自己那鸡蛋大小的龟头对准文艳那妖艳欲滴的肉洞,慢慢送了进去。「啊」 文艳感到绝望,自己那紧紧的肉洞正被一条老公以外的男人的肉棒占领着,「老公,我对不起你了」一滴清泪从文艳那美丽的脸庞滑落下来,「什麽老公呀,我的大鸡巴比你老公要强百倍呀,总之你老公是救不了你了,现在你老公的头上也被我扣上一顶绿帽子了,我操,真它妈的舒服!」

    胡屠户开始前後抽送起来,身下女人那紧紧的肉洞包着他那粗硬的肉棒,「宝贝,别想你的老公了,还是让我来带给你快乐吧!」说着,胡屠户开始快速地抽插,只见他发挥出自己以前久战不射的床上功夫,粗硬的大肉棒一插到底,由於刚才这个女人的阴道流出大量的淫水,所以,抽送起来感觉非常流畅,快感连连。文艳这时感觉到自己的下体被这个男人的肉棒征服了,随着那根热热的肉棒快速的抽送,从阴道深处涌来一阵快感,且越来越强烈,「啊」她不由得呻吟出来,胡屠户看到身体下这美丽的少妇在自己强有力的抽插下开始有了反应,更加快了冲击。

    马上,文艳感觉自己的肉洞如同爆炸般的快感正向全身袭来,她感到一阵弦晕,两条雪白光洁的大腿将身上的男人缠绕着,丰满的屁股也主动迎接着男人那粗硬肉棒的攻击,胡屠户用力抽插着,他低下头,看着自己那根粗长的黑色大阴茎在身下那美丽性感少妇粉红色的肉洞中进进出出,女人阴户流出的淫水也在屁股下形成了一个水渍。好久没有这麽刺激的感觉了,「要死了,我受不了了」文艳快乐地呻吟着,脸上散发着女人在性高潮时才会出现的那种红色的光晕。

    胡屠户从身下少妇肉洞的阵阵紧缩感觉到这个女人已被自己操出了高潮,他满足地咽着口水,自己的快感也在不断加强,他呼哧地喘着粗气,屁股不停地前後猛烈抽送着,文艳从男人那更加粗硬的肉棒感觉到了什麽

    「 求你了,不要射到里面好吗?」文艳哀求着

    「为什麽」男人问道

    「这几天是我的危险期,我怕怀上的」

    「妈的,骚娘们老子从来不射到外面的,不让我射里面,老子再操你三个钟头」

    「别别」文艳说道「你可以射到我的乳房上」由於羞耻文艳的声音低低的。「好吧,老子就依你」说完,胡屠户从身下少妇那湿漉漉的阴道中抽出大肉棒,用手揉搓着「啊,射出来了,射出来了」一股又粘又稠的精液象火山爆发的岩浆般喷射出来,流满了文艳那白晰高耸的乳房。「啊,真他妈的舒服」胡屠户彷佛象散了架一样,拥着文艳倒在了软软的沙发上。